位置:首頁 > > 新聞動態
旅行也是一場派對

晨霧像傾瀉的長發

漫過記憶

漫過憂傷的吊床

聽不到到血液流動的聲音

世界仿佛離開了

生命不再掙扎著蘇醒過來

陽光穿過樹梢

用一雙溫軟的手

擁住我

僵硬的臂膀

一只翠鳥飛落傾斜的啤酒瓶邊

看著我

宛若隔世


lanquin這個地名很陌生,一路上老外背包客們都說這個地方好玩,不禁讓我好奇,查了查LP,也就一個山里的小村。于是我也將這個叫“浪琴”的地方列入的我的下一個目的地。危地馬拉是中美洲旅行交通最方便的國家。它不如墨西哥發達,沒有豪華巴士,但每個熱門地都有旅館對接旅館的中巴負責客運。就在你住的客棧買票,就有巴士來接你到你想去的另一個地方的客棧,跟“順通快遞”的服務差不離了。

班車都是二手面包車,破舊到快散架了,但是路上基本不壞。車里是各色頭發的背包客,有時你還能遇到前段時間打過照面的人,因為大家都依賴這種交通工具。有次我突然犯賤,這些班車給外國人坐一定貴,自己坐車便宜多少呢,我想試試。結果背包轉悠就是找不到local車站,不懂西語也問不到,有個懂英文的當地人說,你不能坐當地巴士,他們要轉很多次,我只好作罷,老老實實坐我的破中巴去了。

長的再美,也有疲勞的時刻,閉上眼睛,一切都是浮云。中巴突然停下來,眼前出現這樣一個渡口,橋斷了,只有輪渡。在渡口守候,孤獨,在水一方,成長的無奈,和這根柱子一樣的單調。

早上9點上車的,下午3點才到達COBAN這個大城市,司機把大家放下吃飯,這里有個麥當勞,我買了個大漢堡填飽肚子,接著繼續趕路。6點左右到達目的地,天已經全黑了。

“浪琴”有兩處旅館,我選擇住在高處的ZEPHYR LODGE,只是因為他們都推薦。圖片中的小屋,比較貴,我住的是通鋪,由一個年輕美麗的法國女孩帶我上樓參觀,她是這里的工作人員,這是她第二次來危地馬拉,一邊工作一邊旅行,這是一部分白人窮背包客的旅行方式。

二樓密密麻麻十幾張床,我喜歡這樣的同居方式,好幸福,能和這么多人睡,溫暖而不孤單。一張床35Q,5刀不到,真是留客的價格。喜不喜歡旅館,很大程度取決它的價格,我喜歡尼泊爾,印度也是因為它們有著全世界最便宜的旅館,我的愛,很廉價,但是很長久。

旅館用茅草搭蓋,十分貼近大自然。“浪琴”對我的歡迎方式很特別,從我入住開始,一連下了三天雨,無處可去,只能在旅館整理圖片發文,wifi很飄忽,偶爾才有。

這里的住宿便宜,但飯菜挺貴,每天夜晚幾十個白人背包客都開派對,派對由吧臺的服務員主持,服務員就是沉迷“浪琴”而留下來不走的常住人口。一到派對世界,老外們都興奮異常,我卻只能是個旁觀者,雖然我和他們一樣都是背包客,但我從內心里無法和白人們糅合到一起,縱然是再美麗的白人姑娘,讓我去擁抱她們,我都有心理障礙。很多朋友都對我長途旅行沒有艷遇而不解,我對不起大家的期望,我是不是要找個心理醫生治療下呢?

我去吧臺倒水,熱情的新西蘭女孩主動上來跟我打招呼,我禮貌性的跟她嘮嗑,她是做設計的,一邊旅行一邊工作,她說她看出來我也是同樣的旅行方式,想不到她奔放的身材下卻有這么一顆細膩的心。我忘記了她的名字,后來在薩爾瓦多,我又和她偶遇,她再次告訴我她的名字,我又再次忘記,對不起,不是因為你不夠美麗,只是我的心太小。我還記得你爽然的性格和感染力很強笑容,握握手,也許下次相逢,我還會問起你的名字,我知道,你還記得我。

11月8日,云霧散去,陽光將眼見的峽谷照亮,呼吸著新鮮空氣,聽著小河流水聲,我決定,留下來。我的心情也特別好,在這樣美麗的地方等待落日,在這樣的吊床上搖晃,慢旅行,能讓人感受到意外的幸福。

在“浪琴”,什么地方都沒去,我記下這個地方了,下次再來吧。早上八點的車去DULCE,這是當地人的中巴,當地人都坐在車頂,想起了我的尼泊爾車頂之旅,陽光閃耀著光芒,塵煙飛揚的山路讓我的記憶走走停停。

從山頂一路到了河邊的港口,下午兩點,125Q的船票,坐快艇游覽這條美麗的河道。這條河一直通向大海,河道兩邊都是旅館,很多美國人買了游艇放在這里,有空就飛來度假。

看著這些茅草屋,說實話,你不想去住上幾天嗎,危地馬拉,特別適合慢旅行,沒有高昂的物價,沒有喧囂的鬧市,椰子樹下的吊床,你能聽到我輕輕的鼾聲。


上一篇:在危地馬拉平民家親歷神秘的詛咒邪術
下一篇:安提瓜危地馬拉城,當之無愧的世界文化遺產古城
007足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