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 景區風光
基里瓜考古公園和瑪雅文化遺址

基里瓜考古公園和瑪雅文化遺址位于危地馬拉東北部的伊薩巴爾省,距首都危地馬拉東北約160千米。基里瓜都城自2世紀起就有人居住,城內擁有8世紀的許多建筑杰作,以及使人印象深刻的刻有花紋的石柱和石刻的歷法,這些為研究瑪雅文明提供了精粹的原始資料。這一考古地點是古典時期早期的前瑪雅人首都。這一事實的確認要歸功于從公元5世紀留傳下來的兩塊頗有紀念意義的石頭。瑪雅人最初受制于與之毗鄰的位于洪都拉斯境內古潘國,公元737年,瑪雅國王殺死了古潘國王,瑪雅人從此獲得獨立,這便是長達一個世紀的瑪雅輝煌時期的開始。其輝煌歷史的最后紀錄出現在建于公元810年的一座建筑物上。1981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基里瓜考古公園和廢墟作為文化遺產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基里瓜擁有使人印象深刻的刻有花紋的石柱和石刻的歷法

世界遺產委員會評價:基里瓜從公元2世紀開始就有人居住,在考阿克·斯凱統治(723至784年)期間成為了一個自治、繁榮國家的首都。基里瓜遺址包括8世紀的一些建筑杰作,以及一系列讓人嘆為觀止的雕刻石柱和石刻歷法,這些為研究瑪雅文明提供了必要的原始資料。

基里瓜考古公園和瑪雅文化遺址 

基里瓜大約建于公元200年,是瑪雅文化發展到后半期的建筑,是古瑪雅帝國最大最繁華的城邦,始建于公元514年,是古瑪雅帝國最大最繁華的城邦。城邦的主要古跡有:千柱廣場,它曾支撐巨大的穹窿形房頂。可見此建筑物之大。武士廟及廟前的斜倚的兩神石像。9層,高30米的呈階梯形的庫庫爾坎金字塔。以及圣井(石灰巖豎洞)和筑在高臺上呈蝸形的瑪雅人古天文觀象臺,稱“蝸臺”。 當時翡翠是最昂貴的珍寶。基里瓜出產的翡翠質地堅硬。顏色從深綠到淡綠,富于變化,作為裝飾品特別受到人們的珍愛。翡翠的生產和銷售,給基里瓜帶來了繁榮,但到了公元9世紀中期,基里瓜也同其他瑪雅城市一樣衰落了。

基里瓜的建筑,在技術上和藝術上都達到了公元8世紀美洲文化的高峰

基里瓜的建筑,在技術上和藝術上都達到了公元8世紀美洲文化的高峰。大廣場和祭祀廣場周圍,接二連三地建起了金字塔、神廟和宮殿。遺憾的是,這些建筑都被毀了。但是,石碑上的浮雕和象形文字記錄著瑪雅社會的政治和經濟的歷史,還刻著日期和數據,是研究瑪稚文化的珍貴資料,其中最古老的石碑修建于公元692年,最高的石碑有10.6米,距今年代最近的石碑非常精致,碑上雕刻著第一代國王卡瓦庫·斯卡伊的身像。

瑪雅人體現了當時最高的文明水平,令人驚奇的是在歐洲還處在黑暗時期的時候,這里的居民已經可以描繪出太空的樣子,演變出了美洲本土的文字書寫系統,而且已經掌握了數學。他們還發明了我們現在所運用的歷法,在沒有鐵器、搬運的牲畜甚至沒有車輪的情況下,他們有能力修建這么巨大而且建筑完美的城市,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跡。

瑪雅人體現了當時建筑的最高的文明水平

公元前2600年左右,瑪雅人可能是當時美洲大陸最正統的居民,公元250年左右,他們主要居住在今天的南墨西哥、危地馬拉、北伯里茲、和洪都拉斯的西部。瑪雅人發展了天文、歷法系統、象形文字、當時的建筑水平已經相當的高了,包括金字塔、宮殿、天文臺等都沒有使用鐵制工具建造的。大約在公元前300年,瑪雅人采用了等級制度,由國王和貴族來制定相關法規,公元200——900年間,這個民族發展到了鼎盛時期。

瑪雅最美妙的藝術世界

基里瓜考古公園和瑪雅文化遺址的主要建筑群指通向南部的雅典衛城和通向北部的大廣場,和其周圍有許許多多的紀念碑。與其他瑪雅遺址不同的是,這些紀念碑與祭壇并無關系。成形于711年、寬度為10.66米的F紀念碑,是瑪雅人最大的紀念碑。在這些紀念碑上雕刻著國王,雕像挺直地站著,目光前視,頭戴鑲嵌羽毛的頭盔。

從審美學的角度看,這一遺址的價值在于其精湛的雕刻藝術,堪稱中美洲遠古時期的極品。遺址內有12個巨幅雕刻和13個紀念碑。這些用砂石而不是用金屬器具直接雕刻而成的紀念碑,是瑪雅人審美觀念和藝術技能的杰出代表。12個巨幅雕刻寬達4米,這些石碑保留了巖石的原始形狀,上面刻有雙頭怪物,怪物的口中現出了瑪雅國王。

瑪雅人最大的紀念碑

基里瓜的石刻紀念物上還刻有迄今未被破譯的象形文字,推測其內容涉及社會、政治和歷史事件,根據這些內容,可大體勾勒出瑪雅人的生活、文化和歷史。尤其是F和D紀念碑,其形態的高雅和象形文字的清晰,在這些石刻中顯得尤為突出。

如今,基里瓜考古公園已經對公眾開放,為了防止熱帶氣候的無情侵蝕,對碑面加了保護。基里瓜境內的瑪雅殖民地位于埃爾-蒙特瓜大山谷底部,每天吸引著來自世界各地的參觀者,其精湛的雕刻藝術令人們嘆為觀止,這無疑是瑪雅人最原始和最美妙的藝術世界。

上一篇:蒂卡爾國家公園
下一篇:安提瓜島
007足球比分直播